<span id="chzgs"><sup id="chzgs"><nav id="chzgs"></nav></sup></span>
  1. <sub id="chzgs"><sup id="chzgs"></sup></sub>
    <optgroup id="chzgs"></optgroup>
  2. <legend id="chzgs"></legend>
    <optgroup id="chzgs"><li id="chzgs"></li></optgroup>
  3. 標王 熱搜: 電子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IT互聯網 » 正文

    國家公祭日當天 南京一位老人的舉動說明一切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8-12-14  瀏覽次數:180
    核心提示:今天的挹江門叢葬地,沒有安排特別的儀式。與公祭儀式主會場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相比,這里顯得有些冷清。上午8時許,一位
     今天的挹江門叢葬地,沒有安排特別的儀式。

    與公祭儀式主會場——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相比,這里顯得有些冷清。

    上午8時許,一位老人駐足挹江門叢葬地紀念碑前,凝視許久。接著,他脫下帽子,深深鞠下一躬。

    他是誰?來自哪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小銳沒有忍心打擾這位老人,只是,這個舉動已經說明一切:

    81年前的傷痛,我們沒有忘,也不會忘!

    10時01分,南京靜止。

    車流凝固,行人駐足,冬風肅殺,舉城喑啞。

    凄厲的防空警報聲率先打破沉默,汽車、火車、江心的輪船緊隨鳴笛。

    所有的紅燈同時亮起,街頭市民佇立,默哀一分鐘。

    ▲媒體視頻截圖

    這一分鐘,靜默與轟鳴同時席卷這座城。

    這一分鐘,只為回應1937年那場屠殺中30萬死難同胞。

    一分鐘,太短,短到我們無法完整復述那場暴行的罪惡。

    一分鐘,太長,長到我們無法直視這座城市所承受的苦難。

    一分鐘,太重,重到我們必須以白紙黑字去闡釋它的意義。

    今天,第五個國家公祭日,《南京市國家公祭保障條例》正式實施。

    從此,全城默哀不再只是情感概念,而是由情感生發而成的義務。

    從此,這一分鐘,成為鐫刻入無數南京人血液的共同基因。

    默哀畢,南京城重新流動,紀念館里的儀式仍在繼續。

    81名南京青少年誦讀和平宣言,6名各界代表撞響和平大鐘,3000羽和平鴿飛向天宇……

    今天的南京,是黑白色的。

    全城報紙、街頭大屏幕、紀念館門外的裝飾、還有電視臺標,均被黑白裝點。

    根據《南京市國家公祭保障條例》,國家公祭設施周邊禁止一切公共娛樂活動,南京市廣播、電視、報紙等媒體在國家公祭日當天應當停止刊播一切娛樂性報道或者節目。

    江蘇衛視的臺標,也變成了灰色。

    從2014年設立國家公祭日,到2018年出臺《條例》。

    這幾年里,越來越多對歷史的不敬或褻瀆行為正遭遇法律與民意全面“圍堵”。

    而對“精日”的人人喊打,某種程度上體現的既是一個社會的敬畏心,更是一個國家的和平觀。

    ——我們對歷史罪行及試圖為罪行辯護者有多痛恨,就對和平的今天有多珍視。

    所以,我們不能忘,不敢忘。

    不忘遇難者,也不忘幸存者。

    12月6日,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幸存者照片墻的燈,又有三盞緩緩熄滅。

    過去一個多月,三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離世,他們是陳廣順、趙金華、王秀英。

    更讓人不忍面對的是另一組數字:

    2018年,20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先后去世,目前登記在冊的幸存者,則不足百人。

    而今天的國家公祭儀式現場,幾位身體尚且硬朗的幸存者也來了。

    此刻,讓我們以紀念之名,以和平之名,默念并記住他們的名字:

    夏淑琴、岑洪桂、傅兆增、艾義英、葛道榮、劉民生、濮業良、陳德壽、王長發、王義隆……

    執筆|丁揚 資捃 唐立辛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香港最快开奖直墦结果